這台羽田 305 是某間國立大學校園常出沒,從我第一天進入這間萬惡的國立大學報到之後,就對它有不小的印象,畢竟這間學校裡面年紀這麼大的車也沒幾台(霜B零至倒是一大堆)可惜當時年輕氣盛,不懂得要好好把車主找出來研就言救,只覺得這台車比較老,還能正常使用也是不簡單了。這件事情一懸就是十多年,直到最近因為路上遭暗算導致「不舉」而喪失勞動力之後,整天在外遊蕩,意外遇到了這台車的車主,那還用說,當然是進行十面埋伏,果然一舉逮獲車主...。



呃...這樣講是有點不禮貌啦,畢竟對方是教授,輩份比我長了一階。所以,咳。此車是該教授在這間學校讀研究所時所買的車,一手使用迄今凡 24 個寒暑,里程約 21 萬多公里,目前依然正常使用,但經過我一番花言巧語之後,教授也萌生脫手之意。



當然,對教授而言,這台車的紀念意義非凡,除了帶著教授上山下海做實驗,環島環 N 遍以外,也伴隨著一對子女的成長。不過...現實總是殘酷的,如今已經長大的子女紛紛表示,坐這台破車出門實在好丟臉,教授無奈的說,其實他現在手上還有兩台車,一台 331 尖兵,一台第一代 MAZDA 6,分別是老婆以及女兒以死相逼之下所購買的。儘管這兩台日本車都比較新穎,但是法國車開起來的直爽感覺,是那兩台車完全跟不上的,尤其這台 305 同樣具有 PEUGEOT 80 年代的犀利路感,後輪還會隨彎進行微幅轉向,加上五速手排的傳遞直接,在北宜遇到 3 字頭的 BMW 都沒在怕的(若遇到 3 字尾的應該就要費點思量),所以開到現在,儘管此車已經冷氣故障,但天氣允許的情況下,教授還是喜歡把車開出來透透氣。



教授也是位用心的獅友,還曾經為了此車上網跟國外車主交流,多數法國車友驚訝於台灣是全世界最後一個生產 305 的基地,尤其此車屬於羽田晚期作品,儀表板與傳統 305 不同,看起來更像是 405 的版件,也是臺灣所特有的。由於此車年事已高,教授也萌生換車念頭,但因為對法國車過彎表現念念不忘,是以急便此車脫手之後也打算搞一台 406 來玩兩把,真是不治獅毒的典範。



此車是羽田後期的 1.6 化油五速手排版本,由於都停在露天,所以外觀版件鏽蝕程度比較厲害,但內裝顧得挺完整的,對外觀不要求的可以逕行上路沒問題;冷氣可能是風箱阻塞是以還需要費點功夫整理。教授表示,有意接手者當然可以相約試乘試駕,並且奉送到處搜刮來的備料一大票。至於價格方面,小弟我按照過往原則並不介入,反正這種老車行情怎樣大家都心裡有數,只要聊得來,讓教授認為值得託付,一點檯面價意思意思就可以帶回家把玩。


 


有興趣的車友請與我聯繫,好與教授進一步安排試駕、交易事宜。


 


<其實我自己也滿心動的,只要機車價就可以開到歐洲手排車。無奈現下仍處於「不舉」狀態,手排車短時間是不能開了,多少有些殘念吧>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