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本來不太想寫這篇日記,畢竟不是一段很好的回憶,而且這篇日記裡面發生的事情影響了我相當一段時間。但因為身邊以及網路上有看到的人都相當熱心的表達關切,幾經考慮還是把這天所發生的事情給寫出來。事情是發生在 6/4 這天。

 

話說 803 的車主在賣車當下也留了非常豐富的備料,整整一個屋頂滿滿都是,所以我也請壞朋友一起幫忙,還去借了壞朋友的瑞獅,才加快了搬遷的進度。不過隨著天氣越來越熱,最後一趟在 5 月初搬完之後,原本打算就等入秋之後的九月再把最後剩下來的一些東西給搬完。

 

而這剩下來最重要的傢伙,就是照片裡的這具引擎。

DSCN0976.JPG

它是勝利 803 SD22,當年確實不少老司機會特意去買回來備著,畢竟 803 大多都是登打車身號碼而已。只不過這具引擎到底當初怎麼弄進去的,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因為這具引擎離門口還有一個門檻要過,遑論當初怎麼把引擎從外頭搬到門口,簡直是匪夷所思。

 

本來想說等到天氣冷一點再找人一起來研究,而且要怎麼載運這具引擎,還得傷傷腦筋,似乎不出動小貨車是不行,而且可能還要有升降尾門,所以就想先擱著。然而台南某位壞朋友 A 得知,這台 803 有一屋子的備料時,自告奮勇的表示可以幫忙搬運這具引擎,盛情難卻之下,我也欣然同意。

 

於是這位車友 A 找來一位朋友 B 開著瑞獅,我們三人一大早從台南北上,直接就到現場。

 

到達現場之後,研究了一下周邊狀況,發現這具引擎底下其實有一台小板車,所以應該還可以在平地上搬運。果然,在移除上方雜物後,順利發現板車旁邊有一條長勾,利用槓桿原理,這具引擎果然順利移動,並且在眾人合力下,跨過了門前的門檻。接著就是如何把這具引擎弄上瑞獅,這個問題不大,因為賣方有一台升降尾門的貨車,所以把兩台車車尾對車尾,搬上去瑞獅的過程還算簡單。

 

畢竟這具引擎可能重達兩百多公斤,當引擎放上瑞獅尾廂之後,車身一沉,身為車主的 B 有些不高興,覺得這樣是不是會讓它的瑞獅受損。當然,我跟車友 A 在行前就已經跟車主 B 溝通過各種細節,B 也清楚之後才一起出發的。只是看到 B 的表情,看來這種情況有點超出 B 當初的想像。

 

因為除了引擎之外,還順便把剩下的東西全部丟上瑞獅,加上天氣炎熱,大夥兒也累了,於是就近旁邊找了一間小餐館,先讓大家飽餐一頓。飯局當中,自然討論的焦點就是之後怎麼把引擎給卸下來,但是討論來討論去,在沒有升降尾門的協助之下,似乎是無解的。過程中,B 逐漸顯出不悅,開始有些情緒化的字眼浮出,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最後決定先到卸貨預定地去研究,如果真的不行,就到附近商借升降尾門的貨車,這樣應該是最保險的做法。

 

一路上,B 沒有多說半句話,我則是專心注意接近目的地的附近,究竟哪間店前面有升降尾門貨車可以商借。所幸在附近的市區,還真的發現一兩台閒置在店家前面的升降尾門貨車。這下既然有備案,那就更能放心的去直行主案,於是一路直達卸貨預定地。

 

到達目的地之後,果然要怎麼把這具超過 200 公斤的引擎搬到地上是個超級大問題,不過現場研究了一下,很快找到兩把木頭餐桌椅,高度跟瑞獅後尾門底端差不多。接著再找來兩塊厚重的木板,下面墊滿從賓士那邊 A 來的型錄以穩固。在來就是慢慢把引擎從車上透過板車推到椅子上,在賓士型錄的大力支持下,這具裕隆引擎碾過這批賓士型錄,順利移到椅子上頭。

 

移到椅子之後,瑞獅算是可以退出去了,B 的閒言閒語也算是暫時停住。但接著就是該怎麼把引擎放到地上去。遠端保養廠是說反正下面墊幾個輪胎,用推的讓輪胎吸收衝擊力。說得很簡單,要是一個不小心引擎亂滾下去怎辦?畢竟目前引擎是擺在大門前的屋簷下,為了排水,地勢是往門口的反方向傾斜的,引擎極有可能會亂滾。

 

正當一籌莫展時,旁邊一位熱心的鄰居靈機一動,見到屋簷與房子本身銜接處有打卯釘,說乾脆利用這個強化卯釘,拿出家中備著的「吊猴」,這樣就可以把引擎安穩的放到地上了。

 

DSCN6661.JPG

 

所謂的「吊猴」其實就是滑輪式的釣鉤,原理跟手動式鐵捲門很像,就是用鐵鍊去拉動鐵勾,以滑輪原理達到省力費時的效果。當然,吊猴本身要有一個足夠承重力的地方去吊著,而屋簷跟建築物銜接處的硬度應該是足夠的。加上屋內有鋁梯,於是大家合力把吊猴安裝好。

 

這時候又遇上一個新的問題,引擎此時擺放的位置並不在吊猴掛的正下方,離吊猴還有大約兩公尺的直線距離。換句話說,當吊猴把引擎脫離地面的瞬間是斜的,引擎一定會因為慣性做擺動,為了避免引擎亂甩,我跟車友 A 兩個人,一個人護著引擎的一邊,鄰居則幫忙拉動吊猴,車主 B 在旁邊冷眼看著。隨著釣鉤不斷的升高,引擎逐漸被拉緊,調離地面的一瞬間,我跟車友 A 先後放手,但在此瞬間發生了我沒有想到的狀況。

 

本來我跟車友 A 護著引擎的兩側,是擔心因為慣性引擎會做圓周型的擺動,這樣可能會打到操作吊猴的鄰居,所以我倆要確保引擎的擺動是像鐘擺一樣走的是直線,這樣擺動路徑才會在我們的預測當中。確實,我跟車友 A 護著引擎的方式沒有錯,確實讓引擎被釣鉤完全牽引後成直線擺動,但我沒有料到的是,引擎本身自己的重量是不均勻的,所以即使我們把擺動的公轉控制在直線運行,引擎本身還是會自轉。

 

可能我人品比車友 A 來得差,這自轉的方向直接朝我而來,我手來不及退開已經被引擎後段狠狠打下去。當然我第一時間還搞不清楚這引擎自轉的由來,而且因為第一時間打在我手錶的錶帶,其實感覺還不算很劇烈,覺得也沒怎麼樣。於是把引擎擺進室內,再把其他小東西一一歸位,剩下就等秋高氣爽再來整理。把吊猴卸下來,跟鄰居再三道謝,三人就開著瑞獅離開。

 

DSCN6664.JPG

 

因為我沒有要再回去台南,我跟 AB 兩位仁兄在旁邊的交流道道別,我改搭公車回到臺北,路上深覺鬆了口氣,雖然過程波折不少,但總算是憑著臨場反應還有鄰居的救援,把最困難的魔王關給克服了。

 

晚上出去散散心,找車友 D 聊天,當然也提到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車友 D 本身是從事報廢車零件拆解買賣的,聽到我被引擎打到就說最好去看一下,引擎這種重量不是開玩笑的。這時我也覺得,明明已經晚上,且有清風吹來,我人卻熱呼呼的。我一個念頭閃過:我好像是在發燒。看了一下手已經明顯腫起來,這樣下去不行,趕緊就近醫院檢查,果然傷得不輕,很多事情都得擱著。

 

DSCN0845.JPG

 

這麼一搞,接下來兩三個月行程都亂掉了,但該跑的場子該出席的車聚還是得去,自然也引起車友的關切,因為整件事情的事發過程有一些不愉快,所以當被問起時我都是岔開話題帶過,所以大部分表達關切的車友並不清楚整個來龍去脈,在此向這些車友們表達感謝以及抱歉,透過這篇日記說明整個事發過程,當天的其他照片因為有些不愉快的回憶,我就不貼上來了,也希望可以早日回復正常,繼續提供更多有趣的日記以及汽車八卦給大家,謝謝。

。。。。。。。。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