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刮過北部的「友善」肉場之後,精兵的料件車果然不是普通的難找,勢必得把觸手往濁水溪以南伸過去了。先前雖然有過環島,但因為趕行程實在沒辦法多抽出時間尋覓精兵料件,


 


印象中在中南部的精兵料件,也就高雄八德汽材街與去年過年與次元在南州無意間發現的飛羚 101 GTF 料車(見街頭獵殺(屏東南州):裕隆飛羚101 五門掀背版)這兩個管道。不過因為距離臺北太遠,不趁回臺南的時候過去是有些困難的。好不容易等到回臺南的行程,加上其中一天必須把家人送去高雄觀光,就趁這個機會一路殺去屏東找飛羚吧!


 


說是這麼說,其實那台南州的飛羚我已經找了一年多有餘,道理很簡單,去年過年發現當下並沒有好好標記地點,而次元也不太記得具體位置是在哪裡,我只有依稀印象是附近非常空曠,並沒有屏東常見的椰子樹、檳榔樹,而大約 500 公尺處有高架橋,其他的印象就不足派上場了。然而,光憑這點記憶,在網路上用 google 地圖也是徒勞無功,只好親自過去南州,回憶一下去年的路線以及這些記憶來找。


 


既然有高架橋,南州那邊唯一的可能就是二高,也就是通過二高底下的所有道路都是嫌疑對象,所以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找。但很快就把南州、潮州、崁頂這一帶的二高底下翻過一遍,沒有一個地方符合「空曠到連樹都沒有」的條件。該不會高架的對象不是二高吧!潮州固然有鐵路高架化,但是郊區沒必要這麼花錢,而且我很確定橋上面走的不是火車,而且也把潮州高架化的路給兜一圈亦無斬獲。


 


這個一瞎攪已經一個上午了,只好使出最後一招:路線回憶。印象中當時是在南州與潮州之間來回跑,於是就把所有通往潮州南州的路都攤出來看,一個一個繞。皇天不負苦心人,就在崁頂與南州的交界處,還真給找到了一個「一片空曠」、「有高架橋經過」的地方,沒錯,就是這裡啦~



嘿呀!熟悉的飛羚還停在原處,裡裡外外看了一下,倒也沒有變化太多,看來「借」零件的對手是沒有的。趕緊跟老闆打哈哈一下,老闆一聽我要殺這台飛羚,頓時覺得不可思議,這台車停在這裡五六年從來沒人問過,終於有人客上門了,講好價錢之後,帶著簡陋工具,開工囉~



其實今天要拆的東西我以前都沒有拆的經驗,畢竟先前大多是拔 logo,偶爾拆一兩塊迎賓踏板、核桃木玩玩,所以今天要拆的東西,考驗可不小


 



這台飛羚可以取的零件也不多了,畢竟在外風吹日曬多年。首先先把手套箱拆下來,可以給全台車況最好的飛羚 102 來用。飛羚手套箱要拆不是很困難,把卡準鬆開讓箱體掉到最低位置,後方螺絲卸一卸就搞定。說是簡單,其實這樣也花了拾伍分鐘才搞定,因為這些 know-how 都是慢慢摸索出來的



 



緊接的是儀表板。由於是 GTF 車型,電腦已經整合在儀表當中,車頂診斷器付之闕如。飛羚儀表要拆比較費功夫,必須把方向盤卸到底,但這台飛羚方向機住已經咬死,卸不動,只好用暴力了。好在後方排線沒有很機車,拔一拔就下來了


 



最後是車尾「飛羚」飾板,這塊已經都缺貨了,但也是最機車的,後方有六組螺絲不說,竟然還是 8 號 10 號交錯的,其中正上方的還得閃過行李箱蓋扣,非常不容易


 



而我準備的工具也就只有這組電動起子,外加在 CAMRY 車上找到當初業代送的瑞士刀,幾乎是馬蓋先等級的配備而已



座椅已經有惡臭,畢竟整台車上早就是動物園;中央扶手就沒有動歪腦筋,這東西應該不會壞,而且精兵也不共用



 



車頂診斷器不存在了



 



在烈日下拆了兩小時,總算大功告成,連自己都覺得很佩服,想要的都憑自己的腦袋、雙手、暴力給卸下來


 


晚上回家之後,清點下戰果



飛羚車尾飾板,四個腳都是尖的,保存起來也不容易;倒是中央的模沒有撕開,所以本體應該還是嶄新的


 



手套箱上下座,回去得清洗一番先



 



方向盤裕隆英文與車頭 logo,拔這個是我最擅長的,前後不到 10 秒就搞定



 



儀表板外蓋,兩側是薄膜開關,幫主應該用得上



 



最重要的主角:儀表板總成,維持得狀況相當不錯,希望裡面的晶片模組也都正常,如此便可貢獻給另一台飛羚 102


 


 


所以,所謂的「高架橋」到底是什麼東西?這很有趣,就在這條路上,莫名出現了一段立體道路,所以這間修車廠並不是在二高旁邊,也難怪這麼難找。在 28 度的烈日下拆了兩小時,汗流浹背,在冬天也是難得的經驗,而且這次拆的東西都比較特別,以後真遇上精兵肉車,經驗值都可以派上場的,雖然這些零件都不是我直接要用的,當作練功夫、造福其他車友也是挺不錯的。


 


臺灣哪兒還有飛羚肉車呢?等著我呀~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