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 11 月 26 日,是我跟這台 LANCER 第一次單獨相處。很快的,時間一晃就是兩年,隨著這台 LANCER 毛病一個一個整理完畢,整台車車況越來越好之際,雖然上山下海都不成問題我也逐漸有了換車念頭。道理很簡單,一台車在手上玩了兩年,總覺得「邊際效用」越來越低,不如把這台 LANCER 的賣出價再買另一台有興趣的車來玩玩。畢竟人的一生能夠把玩多少台車呢?


 


然而,要把玩一台車所需要的不只是錢,最重要的還是「閒」。學生時代那種玩車之所以讓人回味再三,不外乎四個字「拿閒抵錢」:學生時代除非是富二代,多數在玩車的都是背著家裡偷偷搞,如何在有限的零用錢盡可能發揮到養車的淋漓盡致,所以為了省錢整天傷腦筋,現在想想也真是挺有趣的一段歲月。



當有換車念頭出來的時候,這時候我就面臨到另一個大問題:「閒」。一開始接手這台車的時候,我還是個無憂無慮的大學生。兩年之後,我已經是個身負與萬惡職場對抗的年輕砲灰,以前可以每個禮拜抽出時間到處開車亂跑,那個時候就連要開個車都得特別排出個時間,意思意思轉個兩圈就算數,除了車況因為滾石不生苔而有明顯退化之外,也不禁讓我懷疑,這樣子的玩車是不是已經背離了初衷?


 


這個問題還沒解決之前,又有另一個狀況跑出來:「油價」。2007 年開始,臺灣的油價不斷上漲。剛接手的時候,這台 LANCER 要加到四位數還得使勁兒的猛灌,到 2007 年初,隨便一加都是 1200、1300 的在跑,每次油槍一跳,心臟也跟著一跳,辛辛苦苦省吃儉用的新台幣就這麼貢獻給油品事業,於是乎也就更減少開車的時間與路程。但這種長時間丟在路邊的做法畢竟對一台車車況有負面影響,所以把這台車處理掉的念頭也越來越明顯,加上家人從「抓包」之後不斷的唸唸唸,我也開始在想,是不是跟這台車的緣分已經盡了?



這台車在我手上兩年半,大約開了 25000 公里,絕大多數都是第一年貢獻的,最後一年甚至跑不到 10000 公里,換機油還是因為實在太久沒換而不是因為里程的關係,加上停在路邊總是有些顧忌存在,原先這台車是帶給生活歡樂的,怎麼好像變成是種負擔?還是讓出去給現階段比我更適合照顧他的人吧!於是經過一番掙扎之後,我還是決定把 LANCER 抱出去待價而沽。



這項決定當然是很痛苦的,畢竟這台 LANCER 帶給我太多美好回憶。然而多數車友講的也很有道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反正「錢」、「閒」都沒有,還是乖乖面對現實比較好,就在 2008 年過完春節沒多久,這台車被我丟到網路上面尋找下一任伯樂。



由於我這個人習慣把所有的單據給留下來,甚至每次開車都還有行車日誌;當然最主要的是,我在拍賣描述一口氣寫了 15000 字的拍賣上限,把這台車的身世以及在我手上兩年發生過的大小事全部抖出來,而且不論好話壞話全說,可以稱得上是同時期最猛的賣車拍賣業面了,所以這台車一放到網路上馬上吸引不少人上門,但多數人也都是「圍觀」的心態,賣的過程也讓我覺得挺好氣又好笑。


 


比方明明就說好純粹因為無法養車所以要賣,還是會有人問「接不接受換車」;另外我開價 50000,就有人很願意在還沒看車的前提下出個 20000 塊錢打算打包帶走。真不懂這些人在想什麼。不過,我整個拍賣描述當中,最惹人注目的應該是這一句話:「在一定條件下,我可以允許有意願的買方自行將車開回試車一週後再行決定」,所以幾乎每個來看車的都提出這樣的要求,不過我真的覺得,這年頭好像人越善良就容易被人當馬來騎。



我最有印象的來看車仁兄,他說是打算給女兒上下學代步用,所以打算花個機車價。於是我們約好見面時間地點後,我就帶他到這台車錢。對方一看到我是停在路邊的,馬上說一句:「停路邊停三年,烤漆應該得重烤了」;打開引擎蓋,對方先褒後貶:「引擎外觀都沒清洗過,表示你這個人還挺實在的;不過引擎有些漏油,可能會造成在高速行駛時有些安全疑慮」。隨後對方要求發動引擎,我也把鑰匙交給他,沒想到這位仁兄毫不客氣的就把引擎原地一腳踩到斷油,我開這台車這麼久,從來沒有拉到 5000 轉以上,這傢伙還真是...。看的差不多之後,我打算給對方現場試試車,對方婉拒,我說反正都來了,不如我帶你轉一圈,讓你看看底盤與懸吊老化的程度,這位仁兄也毫不客氣的在乘客座指指點點。最後整個見面的過程要完結的時候,對方繃一句,「你不是說可以在一定條件下讓我把車帶回去試試嗎」?這哪有可能?買賣這種車最重要的是「氣氛」,一開始看車先挑東挑西又在沒主人的允許下把引擎催到斷油,到最後還想要把車免費帶走,只能跟他說一句「牆壁在那裡,記得走快一點撞上去」。


 


有了幾次這種受氣的經驗後,我開始在懷疑到底這些潛在買家在想什麼?50000 有貴到值得一個一個毛病都挑出來用放大鏡檢視嗎?不過那個時候在賣低於 50000 塊錢的車可比現在慢得多。刊上網路一個多月,來的盡是這些像是來郊遊的人,我也開始有點急了,畢竟「閒」與「錢」正隨著時間在一點一滴消逝。



緣分這種東西就是很有趣。就在賣了兩個月還找不到伯樂時,一位車友表示身邊有開公司的單車友打算購入一批二手車給業務使用,便問我這台車的底價在哪打不打算賣?我回去考慮了一下,正好這時候有另外一位從未出現的年輕人跟我聯繫,表示對這台車的描述與價格都很滿意,但是還缺個臨門一腳,因為我當時處理這台車在即,我便給他三天時間考慮。三天之後對方沒有跟我消息,我就轉而跟該位車友聯絡。既然都是同道中人,這台車就用抬面價 25000 算是交個朋友,對方聽到我這個條件也是欣然接受。結果就在當天晚上,那位年輕人忽然打電話說,他決定只要試車 OK 就用 50000 買這台 LANCER,Hoops~既然都已經答應車友在先了,我也只好跟對方說聲抱歉,看來是大家沒這麼緣分了。誠然,損失了 25000 是有點小杜爛,但能夠加深跟車友的關係倒也是快事一件(儘管後來這位車友也談不上有什麼交情變深,但這是後話)。於是就在 2008 年 4 月 19 日那天雙方簽好契約,對方便當天晚上把車開走。望著 LANCER 離去的背影,雖然多有不捨,不過當時困擾生活的障礙也總算排除了。



<交車當天留下來最後一張 LANCER 照片就是這張,當時剛洗好車>


回頭算算這台 LANCER 在我手上的兩年半,上山下海、同伴出遊、過年返鄉、搬家跑路、吃喝玩樂都輒上一腳,美好的回憶無數。不過人生就是這樣,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該做的事。身為一個學生,能當兩年半的四輪族已經是非常奢侈的越級行為,該去的就讓它去吧!


 


除此之外,這台車前前後後也大約花了 20 來萬在買車、養車、修車、加油等大小事上面, 對照起以前在玩模型車的開銷,簡直是天差地遠。但這筆錢也沒白花,開了 LANCER 之後,我就更放心於開車,身邊的人也當然願意把車給我開,而對於汽車的進一步認識自然也就不在話下了。



<如果沒有那台 LANCER,這台 BMW 就沒機會在我手上把玩了>


所以說,現在我倒是會建議身邊還在唸書的車友,如果經濟允許(這是非常重要的最前提,車子畢竟是奢侈品,不要影響日常正經事最重要),在學生時代豢養一台便宜的中古車,絕對會是個一輩子難以磨滅的印象與回味再三的經驗。過程肯定有美好、有坎坷、有金錢拔河、有家庭衝突,但是這些事情都是在工作、有經濟能力之後玩車所完全體會不到的,以錢玩車跟以閒玩車是兩種層面的世界。我很慶幸我家當時給我一定的自由空間讓我可以在學生時代就偷偷當車主,雖然時間也過了這麼久,但在閒暇之餘還是偶爾會想起這段年輕無敵的玩車歲月,這當然,是始料未及的! 





 


LANCER 所留下來的這個棒子,在四年三個月後,有了這位接班人。沒有 LANCER,肯定也不會有她



 


全文完


--


人生中的第一台車:MITSUBISHI LANCER SEi Gentle 1996(上)


人生中的第一台車:MITSUBISHI LANCER SEi Gentle 1996(中)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