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對於停放在路邊的破車,印象中的共通點多半有兩個,一是貼滿報廢車的收購貼紙,第二個就是噴上「農用」兩字。因為曾經讀過鄉下小學,還有幾次目睹「農用」車牌的車真的開上路,從車內人員的打扮以及載的東西來看,應該是不折不扣的「農用」。


 


這類「農用」車,幾乎以百利、速利、嘉年華為大宗,但也曾經聽聞有人刻意把大水牛噴上農用來規避法律的;亦有一次在某海港見到噴上「漁用」的得力卡。事實上,噴上「農用」、「漁用」二字並不是保命丹,只是有關單位不想跟民眾為難,所打開的一道方便門,所以後來這個美意被民眾濫用之後,環保機關以及監理機關便開始針對「農用」車輛進行稽查,所以這類「農用」大牌的車輛一夕之間幾乎死光光,街頭頓時少去許多老車,讓人享受停車位變多之於,不免感到一絲惆悵。



現在這個年頭,要件到掛農用車牌的車,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是在寸土寸金的臺北街頭。不過看來這台碩果僅存的「農用」速利,離它解體的日子應該也不遠了。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