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GUAR 可以說是目前車界裡面最高檔的「動物」,歷經 SWALLOWLeyland 國有合併,到後來組成 FORD Premium Automotive GroupPAG),此時可以說是 JAGUAR 復興的重要關鍵。不同於 BMW 的巧取壓榨,FORD 在經營外來品牌相當用心,不只是 JAGUARLAND ROVERASTON MARTIN 這幾個英國爛攤子都是在 PAG 階段再造,才有今天的品牌形象以及生產品質。畢竟英國散漫的組裝水準,就連標榜手工細活打造的 Rolls-RoyceBentley,在英國人掌管的時期,車子裡裡外外大小問題不斷。





 

 

        1989年,FORD 向 Leyland 集團收編了 JAGUAR 這個品牌,X300 即是 FORD 掌管之後的第一款作品,品質的提升也就是首要任務。的確,比起 XJ40 或是更早的 Series I/II/IIIX300 的完裝度與設計人性化都是 JAGUAR 前所未見的。但講是這麼講,X300 亂七八糟的小問題還是接二連三,比起同價位的 Mercedes-BenzBMW 還是有一段差距。以今天的主角為例,平常多半待在車庫,15 年下來開不到 27,000mile,電路問題出過 次,而且怎麼修就是沒有一個好的解決辦法,或許這就是所謂「JAGUAR 獨特個性」吧!







        撇開揶揄的字眼,JAGUAR 的客層畢竟與 Mercedes-BenzBMW 有著很大的不同。儘管坊間有著「暴發戶」的刻板印象,但開著 JAGUAR 在路上出沒,優雅的身型總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很少見到路人會對 S-Class7-Series 回眸張望,但是 XJ 就是有這種獨特的魅力,尤其見到 XJ 在過彎的身影,看著陽光輕拂過車身的各處鍍鉻,最後在漸縮的車尾「倏」地結束,真是一種視覺享受。當年一手車訊就評價 X300 是像是喝著英式紅茶的紳士,從容不迫。






 

 

        X300的設計雖然是由FORD掌握,但是FORDJAGUAR設計師盡可能在外型上揮灑。X300車型處處保有JAGUAR既有的韻味(尤其跟現在的X351一比更是明顯,新款XJ彷彿火星降下來的怪物):單臂雨刷、雙圓頭燈加上引擎蓋誇張的折線、前掀式引擎蓋、大面積扁型鍍鉻水箱罩、修長車身、簡短不失氣度的車尾,最後不忘以鍍鉻排氣管尾套作結,這種典雅氣度不是任何一款高級車可以臨摹或者比擬的,也難怪過往JAGUAR品質爛成這樣,卻還是有那麼多人「中豹子毒」。








 

 

        內裝是 X300 不容錯過的好戲。由於扁長的車型設計,X300 的坐姿相當低,也就是說進出車門得靠著腰部的力量,雖然說有點不方便,但坦白說,坐進去之後就捨不得出來了,一來是 Connolly 真皮座椅觸感太讚,腳下的羊毛毯輕盈柔順,但更重要的是 JAGUAR 車內氣氛營造的相當棒,讓人流連再三。印入眼簾的,盡是高級真皮以及核桃木,加上皮革味與桃木香,讓人一進去就想好好品味這種氛圍,捨不得離開這塊桃源。











 

 

        X300 採用的真皮座椅 Connolly,其故事前人之述備矣,Vanden Plas 真皮內裝的質感更是強而有力的說服。然而 JAGUAR 特有的核桃木紋讓人想再次琢磨的:除了細心的在長條型核木飾板加上金邊點綴,JAGUAR 原廠強調每台 JAGUAR 的核桃木都是對稱的,的確,把拆車場拔下來的 JAGUAR 核桃木飾板拿來排排放,擺出天然對稱核桃木特有的「鬼臉」輕而易舉,而且每片 JAGUAR 的核桃木紋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呈現的視覺感受不是電腦塑膠貼花可以望其向背。而且 JAGUAR 的核桃木不是一兩層隨便帶過的,之前見過一台 Daimler 的飾板,木頭高達八層!雖然這種核桃木成本、做工繁複,JAGUAR 也沒有受制於斯,不吝惜的在儀表版外圍都嵌上核桃木,行駛過程中瞄一下指針都覺得是一種享受。






















 

 

        X300 修改了許多 XJ40 不合理的英式設計,各項按鍵的質感不僅提升,耐用度也人性多了。而早期的 X300,方向盤還大剌剌的嵌上一只鍍金豹子頭,當時有媒體質疑是否會在 SRS 做動時發生負面影響,但經過這麼多年的「真人測試」,這只鍍金豹的嵌工早就把這些事情計算在內,所以 BMWMercedes-BenzAUDI 只敢用「雕」的,JAGUAR 毫不客氣的直接秀上去招牌在方向盤,所以說光是方向盤這關,JAGUAR 不僅大勝德國品牌,甚至 Rolls-RoyceBentley 也不是對手!X300 的排檔座當然保有 JAGUAR 招牌「J-Gate」風格,P-R 以及 3-2 之間檔位距離相當大,而在變換 Sport 模式檔位時,往左邊撥固然很帥氣,不過核桃木的排檔頭真是讓人著迷。我也很好奇到底木頭該怎麼加工才會有這種成果,但是原木比起真皮,握感差距相當明顯,至少真皮排檔頭不致讓人「握著死死不放」,但原木的就是會「愛不釋手」。











 

 

       Vanden Plas 的後座,以當時的水準來說算是「機關眾多」的:兩張前座椅椅背都內建胡桃木餐桌,而且高度恰到好處,即使是長軸距版本也不必彎腰駝背,觸感更是好到沒話說,在助手席背後也有電動調整開關,方便後面的「老爺」調整最合適的「腳位」;後座中央也有扶手,柔軟程度與座椅的貼服度呵成一氣。而嵌在兩側 柱雙層閱讀燈可以看到原廠的巧思,加上特有的後三角窗,即使後座坐姿更低,但開闊度與明亮感依然不會讓人有壓迫感。畢竟是頂級車款,後座中央點煙器、冷氣出風口、風量調節都是一應俱全,外加一只方正的置物盒,會這麼設計固然是因為低扁的車身導致中央排氣管中段隆起相當明顯,這雖然影響後座中央乘客的「置腳權」,不過那位仁兄光是能夠欣賞前座核桃木就應該不會多說什麼了,而且後座的安全帶扣環是精巧的收折在後座椅背下方,不會偷襲乘坐者的臀部,當然,用完後請記得「掛回原位」;後門下方設有置物空間,可惜因為凹槽造型過於追求質感,在清理的時候得費些功夫,尤其是米色內裝版本的,就祈禱不要哪位天才打翻液體吧!後座美中不足的地方應該是遮陽簾,原廠僅有後擋風玻璃有手動遮陽簾,固然不能苛求那個年代要配上電動的,然而後車門窗就沒有這項配備,比較可惜。







 

 

        Vanden Plas 的車內置物空間巧思不止於後門門板下緣,在前座椅的前方還有皮質置物袋,質感比起 Mercedes-Benz 的好上一百萬倍。可惜因為中控台比較低扁加上塞一具 SRS,前手套箱空間比較差些。但差強人意的置物空間並不是這裡,打開後行李箱就幾乎讓人昏倒,除因為車尾線條壓縮了行李箱高度,深度也僅止於 柱,並沒有內伸到後座椅背。因為油箱佔據了此處的容積,所以 X300 的行李箱空間在同級車當中敬陪末座,根據當時媒體測試,X300 的空間利用比(也就是實際拿不同規格的箱子實測),甚至比 E38 7-Series 還少 1/3 強。然而,X300 的優雅身段,當然不該拿來當批發商或者舉家搬遷,這點行李空間還算足敷一般日常所需,至少兩組高爾夫球具不成問題。





 

 

        X300 搭載的引擎是從 XJ40 AJ6 系列修改而來的 AJ16 系列。Vanden Plas 配的當然是頂級的 AJ16 4.0。然而 4.0 的排氣量卻只做 汽缸是有點怪怪的。發動後意外發現,這具 AJ16 4.0 引擎已經頗有 V8 的調調,如果跟 A32 CEFIRO 2.0 擺在一起,應該可以唬到不少人。而這具引擎的反應,固然比不上 V8 的敏捷,但也算是六缸的佼佼者,細膩度也不輸 V6,在大排氣量的加持下依然孔武有力。配上低扁的車身,在車內就感覺車頭微微上揚,很輕鬆瀟灑的啟程而去。可惜因為時間因素,沒機會體驗這具 AJ16 的高速以及出彎表現,但就平常市區代步而言,Vanden Plas 的動態表現完全能跟內裝的高雅相呼應。





 

 

        Vanden Plas 是英國一間汽車品牌,以高級小轎車為其生產主力,在被禮蘭集團收編以後,考量到 Damiler 無法在北美使用這個名稱,Vanden Plas 成為 JAGUAR Daimler 車款在北美的代稱,是以將 Vanden Plas 視為 JAGUAR 頂級版本並不為過。既然與 Daimler 平起平坐,Daimler 的配備在 Vanden Plas 一樣不缺,諸如波浪水箱罩/後飾板、鍍鉻後視鏡、後座餐桌、後座置物空間等,都在 Vanden Plas 看得見。然而因為 Vanden Plas 掛的是 JAGUAR 的品牌,所以車頭還是保有 JAGUAR 立標,並且水箱罩中央安的是 JAGUAR 美洲虎頭,也不同於 Daimler 的藝術「D」字,在 Vanden Plas 的引擎蓋打開之後,兩隻豹子頭會「緊密接觸」,形成一有趣畫面。本地因為原廠規劃,總代理一開始並沒有引進美規的 Vanden Plas,可以說是臺灣路上的 Vanden Plas 都是水貨商的傑作,尤其 XJ40 適逢臺灣經濟大好,市場頓時大開,Vanden Plas 成為水貨商的金雞母,是以 X300 Vanden Plas 也成為當時水貨 JAGUAR 相當重要的一員,後來代理商也下來玩一把,形成與水貨商的大亂鬥。然而隨著景氣下滑以及台幣貶值,JAGUAR 銷路跟著低迷,是以 X308 之後的美規 JAGUAR,在本地已經相當罕見。九和成立 JAGUAR Taiwan 以後,水貨 JAGUAR 算是絕跡了,可說 X300 Vanden Plas 乃水貨 JAGUAR 最後一片榮景的代表,也是 JAGUAR 在臺灣大賣的終章。

 

 

        坐上 Vanden Plas,欣賞細膩的手工內裝,深吸一口來自天然牧場的牛皮香味,點燃引擎,優雅的在路上巡航,享受路人散發的欽羨眼神,這不就是英國紳士的步調嗎?或者結束忙碌的一天,打開後座核桃木辦公桌,沏上一品英式紅茶,回想起 20 年前的臺灣經濟牛市;落下一口回澀的蘇格蘭茶,在核桃木的亂紋中浮現一幅大英帝國興衰史,驀然發現,Vanden Plas 原來是一款這麼讓人多愁善感的英倫旗艦。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