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提到,等了許久,終於楠梓監理站開出了新的車牌號段出來,雖然消息挺令人振奮的,不過看它開出來的新號段差點傻眼,玩法又不一樣了。先前說過,以往監理站都是一次開上百個號碼出來,而這次楠梓監理站針對舊式車牌的號段,把總數完全控制在 150 組,也就是說只要有人領走其中一個號碼,系統會自動順延開出下一個流水編號。所以雖然已經開出 5970 之後的號碼,但也就意思意思開了三個號碼到 5973

 

不管怎樣,有前進總是突破了卡關的僵局。理論上以一天舊式車牌發牌一兩張的速度而言,發到 6000 號應該也是落在兩週內。也就是說,兩週內隨都有機會開到 6000 號,所以我得更加密集的上網查詢最新號碼,所以這幾天幾乎只要一有空我就上網看,密切追蹤領牌進度。

Screenshot_20190622-221119_Chrome.jpg

到了前一個週五,楠梓監理站最後一組舊式車牌車牌號碼停在 5990-V8,看起來這週一定會開出來。由於換新車牌號碼必須驗車,而且這種選號雖然只要花 2000 元就可以到手,但必須在下一個工作天之前領牌,所以時程可以說非常趕。保險起見,週日開車上台北,我特地把皇冠帶著走,為的就是確保可以在第一時間完成驗車。

Screenshot_20190624-173448_Chrome.jpg

週日上去台北後,週一再查閱開出來的號段,結果竟然一天一口氣開了五張,最後一個號碼來到 5996-V8!一天領出五張舊式車牌可真是前所未見!看來不是週二就是週三會開出來。為了確保可以在第一時間搶到車牌(畢竟還要輸入一堆有的沒的資料才能拿下),所以我週二白天幾乎取消對外行程,專心守候在電腦前面。結果週二只有領一張牌,最後一張牌停留在 5997-V8,看來週三一定會開到 6000-V8,因為 59985999 這兩組相當順口,應該一下就被領走,於是我也就安排週三一早趕回去台南,直接帶著車衝進台南監理站驗車就萬無一失了。

Screenshot_20190625-151204_Chrome.jpg

結果週三非常的刺激。

 

週三一早,接到壞朋友消息,說要親自從台南上來台北領一張賓士出廠證,因為今天要去楠梓監理站領牌,得趕明天交車,就缺這個資料,我一聽,反正我當天也要下去南部,不如我去幫忙他拿出廠證,然後一併帶回去台南,對方連忙稱謝。正當我把行李帶到皇冠旁邊,準備要解鎖上車的時候,赫然發現,皇冠的鑰匙不見了!恐怕是週一停好車掉在地上,但一十三刻也找不到!怎麼辦?車友要急著領牌,我也急著要等 6000 號開出來。沒辦法,我先騎機車騎了一個小時跑去台灣賓士總公司拿出廠證,然後再衝去台北京站裡面的和欣客運,急急送是我想到最快的運送方式。而和欣客運急急送收費也沒在客氣的,就這麼一張白紙收費 400,我也沒得選只好答應,結果我隨口一問何時可以在台南取件,對方說要傍晚 540!那我看算了,只好自己親自送回去台南。

DSCN4826.JPG

於是我再騎車衝過去保養廠,把原先放在那裡的代步車 K8 請出來,車開了就立刻衝回去皇冠的車位旁邊,行李還放在那兒。結果回到皇冠的車位,赫然發現竟然煞車燈全亮起來!啊,搞不好是我在企圖解鎖時反而啟動了防盜器的燈光警示,這下我也無法解除,恐怕只能讓它一路亮到沒電了!也沒時間管這台車了,趕快把資料送到台南才行,於是帶著行李跳上 K8,上高速公路一路呸。當然,排氣量只有皇冠一半的 K8,怎麼開都覺得好像引擎壞了,車都一直在原地的感覺。更糟糕的是,伴隨著引擎壞掉的感覺還有一個,就是越開越熱!

 

週三早上的台北出了大太陽,K8 的冷氣卻開始罷工,完全沒有壓縮。我也顧不了那麼多,頂著 35 度的烈陽開著車窗硬衝。好不容易熬到苗栗,開始有些雲朵,溫度比較低一點兒。而開到台中,雲又更多,溫度又再度下降。正當沾沾自喜於老天幫忙時,還沒到彰化開始下起大雨。

 

這下可好,壓縮機沒有辦法啟動,K8 裡面已經無法除霧,只能用最傳統的方式,開外循然後保持車速,這樣可以讓霧氣凝結的速度拖慢些。相對的,因為窗戶只開一點小縫避免雨水進來,所以車內的溫度不斷飆高,我開始在懷疑這樣是否撐得到台南。

 

那我的車牌選號呢?哪有時間管這個,車友交代的任務能不能當天辦妥都還不知道,只好忍痛把 6000-V8 這張車牌丟一邊,先拼了命在三點半以前把資料送去台南,好讓車友可以在楠梓監理站打烊之前趕過去領到車牌。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