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2006 年一場無意間的約定開始,每年上合歡山成為一項傳統。不同於多數人以汽車或者大型重型機車為工具,這項「傳統」的交通工具,只是一台平凡無奇的小綿羊。有人問,既然喜歡跑遠程,何不弄一台大型重機來玩呢?道理很簡單,小綿羊低調、好騎、實用,固然大型重機騎長途很舒服,不過保養是一筆花費,平常更不可能騎大重機去通化夜市吃愛玉,實在太不實用了(當然更重要的是,林北沒有大重機的駕照),所以說,兼具長途旅行的小綿羊,就成為這項計劃的頭號主角。


 


每年都要上一次合歡山,這個 idea 在 2006、2007 都實現了,2008 年因故一直沒有成行,是以 2009 年再度出征挑戰(請見傳說再現 四度征服合歡山! ),本打算挑戰兩次,不過因為後來人派到北京去過冬,只有等待 2010 年再續。人算不如天算,2010 年回臺灣之後,又遇上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加上天氣一直不理想(總不能全程雨天也照跑吧!這樣一不小心就會上電視變成受困民眾),以及蘇花坍方,這項計劃就被擱著。但至少 8 月的時候靠著 C30 還是攻上合歡山,並且跟小七葛格兩人在 C30 裡面享受了一段美好時光...(別想歪了,人家可是正人君子)。


 


今年呢?本來五月的時候天氣已經許可(至少不要山上有結冰路面),但那時候事情一件件飛來,根本沒時間出遠門。一直拖到八月才比較有空。有趣的是,整個八月幾乎都是在搞汽車的事情,機車的部分就拋諸九霄雲外。幸好,九月初推掉了一項計劃案,又有一點時間可以利用,加上這週天氣條件相當不錯,不會遇上雨天,於是短暫放下手邊工作告假,趕緊衝出去完成「年度計劃」吧!


本來這次計劃也跟以往一樣,先從 110 縣道接上三峽轉台 3 線,跑完台七乙全程,走北橫接台七甲梨山支線,由中橫出太魯閣,回程走蘇花、北濱、北宜,預計全程約 500km,「當天來回」。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豈知出發沒多久,早上的行程就變調了...




這是台七乙的終點,與北橫交叉口,現在已經裝上號誌,但應該只有假日才派得上用場吧!事實上,這陣子重機當道,明顯看得出來台七乙以及台七在假日都不算平靜,台七乙多了一堆測速照相點,以往一路油門到底的歲月應該是一去不回了。但至少平常日來說,北橫全程見不到幾台紅牌車,頂多就是大學生趁開學前夕結伴出遊,跑起來還算輕鬆。


 


整整一年沒跑北橫,北橫的變化並不算大,反而是腳底下的座駕比較有差異。這次並沒有出動以往比較常露臉的勁戰,而是由買菜車迪爵擔綱。話說先前為了加強夜路照明,把電流改為三相,結果加速力大減,極速只有 80 不到,號稱「不怕被拍超速」,幾經評估還是把電流改回來,雖然減低了照明度,但至少加速回復往常九成水準,爬起山來輕鬆許多,尤其北橫在巴陵一過,幾乎就沒有遊客了,儘管路挾但是可以盡情的殺彎。過了至高點以後的北橫,更是練髮夾彎的好所在。


 


就在髮夾彎跟幾台大貨車廝殺到一半,忽然覺得後輪怪怪的,怎麼好像閃不過對面來車,只見每個彎道都逆向偏過去,總覺得車輪有些異樣。再過兩個彎就發現,應該是輪胎中獎了。這時候,如果當場把車停下來檢查可就錯了,因為山上第一路窄,第二空氣不知道啥時漏光,能夠騎就繼續騎,騎多遠算多遠!不過這只「建大鱷魚奪命胎」還挺不賴的,一路從北橫撐十公里下山竟然還有氣!


這就是北橫山道的終點,一旁過去就是梨山支線,可惜我沒有什麼閒工夫欣賞美景,因為後輪危機還是得先處理。


 


趕緊殺到隔壁的英士條子店,條杯杯說最近的機車行有 20km,直接叫拖救或許比較合適些。我想想,既然後輪還有氣,不如還是硬撐過去吧!就這麼一路時速 30kmh,每逢過彎就甩尾的撐到了天送碑。在機車行架起來一看,哇!原先的鐵釘已經被磨到噴出去,現在整個輪胎內的空氣是直接跟外界交流的,這樣竟然還可以撐 30 公里,真讓人對這條奪命胎刮目相看了!


 


狀況排除完畢已經是中午時分,前前後後耽誤了一小時半,照原訂計劃這時候至少要到思源亞口,如果現在繼續跑肯定來不及,怎辦?於是心生一計,把計劃稍微轉一下,今天先不攻合歡山,改去另一個從未到過的景點探詢吧!



台七甲線平原段都是大直線以及高速彎,偶爾才會見到這種單線放行,但基本上都是讓車可以好好清積碳的。



出發整整 100 分鐘到達武陵農場,這是今天的「隱藏行程」



正好見到建明客運的車,看來今天生意不錯,派出中巴接客



 


繼續趕路上梨山,因為今天有個重要的目的地得探詢




沒錯,就是傳說中的「福壽山農場」



說是世外桃源,的確裡面的風光不錯,然而門口的收費庭讓人一下子從世外桃源回到人間,畢竟進去世外桃源也是得留下買路財的



各種溫帶植物一一出現



福壽山農場遊客中心



嘿!現在福壽山農場的「接駁車」是這玩意兒,也就是說之前蔣公那台是否遭遇不測...



高山上的小池塘也很有味道



來到福壽山,拍一張當作證據吧!遠處那台就是傳說中的蔣公號,好在沒有被壓掉



福壽山農場的最深處就是這裡:天池。可惜已經起大霧,進去沒有意思



夏天住在這裡肯定是一種享受



冬天住在這裡肯定是一種考驗


草草結束福壽山的行程之後,到梨山補吃午餐,畢竟先前因為趕路,午餐就這麼省略了



連梨山都有納智捷的公務車!



梨山救護車似乎稍微老一些,不過保養的都不錯



怎麼連這裡的站牌也是這些不正經的廣告?



梨山派出所挺勤儉的,PREMIO 還沒淘汰。不過這種地方 PREMIO 比較不易開展伸手吧!


 


在梨山用完餐後還有一些時間,往另一處塵封已久的地方殺去



沿途盡是高山遠水



這樣有長江三峽的調調吧!



臺灣難得在高山之中有這麼高水位的河川,所以必然是被拿來做水壩的



這段中橫非常寫意:路平、無車



這麼一段 20 公里,前前後後只遇到三台對向車,根本沒有遊客



路面坍方也不嚴重



這就是今天最後一個目的地:德基



路標全部都被遮起來,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吧!



風景依然秀麗,然而...



沒錯,到現在還是如此



所以路標指示牌都被遮住了




左邊這條路已經被荒煙漫草覆蓋,很難想像這是以前的中橫台8線



右邊則是台8甲線



說是「中斷」,但其實是有「後門」的



正好遇到工程車隊下班



這只牌子也透露了一些端倪


 


自從 921 地震以後,關於中橫的路況一直以來也只能道聽途說。所以這次特別跑一趟德基問個清楚。從梨山到德基約 21 公里的路程,由於沒有遊客加上人口嚴重外移,整條路其實非常好跑,完全不必擔心會有對向來車。


 


根據當地員警以及保全人員的說法,其實谷關到德基這段路已經通了,是台電自己修出來的。當初 921 地震的時候,嚴重毀損的只有 15 公里左右,台電這幾年偷偷修起來。然而隨著消息的曝光,當地民眾也紛紛施壓希望能夠通行,台電在關說壓力之下有條件的開放當地民眾通行,不過條件是:K到不賠,而且也不見得有辦法救。


 


當初台八線通車以後,因為道路狹窄,是分成三個管制暫時行單線輪流放行,到後來台電修了台八甲線,以及原有的台八線拓寬,台八線在山腰走,台八甲線在山谷邊緣走,是以能夠雙向通車。921 之後,台八線以及台八甲線受損嚴重,而且沿途落石不斷,增加修復難度。不過恰好中間(谷關到德基)這一段並沒有住戶,僅有零星工作站以及一間派出所,所以修復與否不是那麼迫切,居民仍然可以從合歡山台14甲或者傳說中的力行產業道路繞往臺中。


 


在台電偷偷修復台八甲線以後,不僅居民走起來比較方便,梨山原本流失的觀光客源,也成為民代施壓的藉口。試想,如果中橫全線通車,以目前大型重機的亂竄程度,必定能夠將梨山的觀光消費帶往新境界,不過台電也說,因為修台八甲的錢都是自己出的,除非政府補助不然不可能全線開放。這麼一拉一扯之下,據說最新的方案是,由政府出資繼續修建台八甲,關於落石部分則以明隧道方式解決,台八線繼續維持荒廢不修建,預計最快明年可以對外開放台八甲。


 


然而,台電的堅持也不是沒有理由,通行民眾落石 K 到不賠是因為沿途因為 921 的緣故山勢有重大改變,也傳出不少為修人員以及員警被落實擊中,甚至身故的消息,就算日後以明隧道的方式變通,難保哪一次颱風、下雨不會再發生大幅坡體滑落的事故。此外,開放通車以後,梨山是否能夠消化久違十多年的觀光潮也值得懷疑。至少以目前來說,德基這邊算是與世無爭,閒雲野鶴,很值得來這邊走走。



回程在新佳陽派出所跟條杯杯聊了好一陣子,對方說,在這邊值勤要嘛天下太平,一有事肯定就是山難、土石流等大獎。日後台八甲開放通車的話,業務肯定會大暴增,到時還得應付鐵馬族,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清閒了。


由於天色已晚,今天確定是回不去台北了。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油不夠!中橫附近的幾間加油站,大同、南山、梨山、關原這幾間都只開到傍晚,除非一路呸到太魯閣,不然汽油是最大障礙。而且中橫沒啥路燈,晚上呸起來刺激度很高的。


 


沒關係,我已經找好今晚的落腳處,不過得呸一段晚上的梨山山路,挺刺激的。因為這段台七假現有不少高低落差,晚上根本看不出來,只有在黑暗中飛來飛去。一開始還有一台 FREECA 帶路往前衝,速度跟雲霄飛車沒兩樣,結果開到一半,FREECA 到家了...,後半段只好靠自己啦!就這麼一路摸黑回到根據地。




沒錯,就是武陵農場,今個兒就睡在這裡,明天繼續挑戰更刺激的任務!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