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對「クロネコメール便」這個詞沒有感到一頭霧水的話,那閣下肯定是有在日本拍賣廝殺甚深,且不靠代標的狠角色。

 prms_kuronekomail  

「クロネコメール便」其實在臺灣也有,從字面上來翻譯,「クロ」就是「黑」,「ネコ」是「貓」,「メール便」可以翻譯成「貨運」,也就是完全等同於臺灣的黑貓宅急便,甚至連 logo 都一樣。在臺灣,黑貓宅急便通常不是寄送的首選,畢竟價格貴出郵局許多,但在日本完全顛倒,クロネコメール便是最便宜的寄送方式,雖然沒有提供遺失補償,但クロネコメール便還提供郵件追蹤的服務,而且價格低到不像話。

 

多不像話?クロネコメール便最便宜的等級,不管從日本哪裡寄到哪裡,都只收你 80 元日幣(安倍調漲消費稅後變成 82),就算是在臺灣也找不到這樣的包裹運送價格,何況日本幅員比臺灣遼闊數倍,就算是北海道稚內(日本最北)寄到鹿兒島肝屬郡(日本本土最南),還是這個價,幾乎可以說是在日本本土買小東西,可以把運費直接忽略,畢竟在日本 Yahoo 上的「簡單決濟」都要收 100 日幣的手續費,クロネコメール便這種價格實在讓人愛不釋手。

 LEXUS LS 400(2)  

可惜的是,クロネコメール便即在 2015 年 4 月正式吹熄燈號,雖然日本黑貓貨運還是提供其他不同運送方式,但價格都高得多。此消息一出,日本網路一片譁然,但再怎麼說,クロネコメール便也是要賺錢的,任憑網友再怎麼罵,既定事實就是既定事實,大家罵一罵也只是宣洩心中的不滿而已。

 

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結束以後,日本本土最便宜的運送方式應該是郵局的メール便,但價格從 200 元日幣起跳,一口氣貴了一倍半,固然從絕對價格來看,也就只多出 118 元日幣,折台幣就 30 元左右,套一句某前總統的名言「有這麼嚴重嗎」?

 

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的實惠價格,讓很多其實經濟價值極低的商品還是有一定流通性,所以前面才會形容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的運費可以讓人「直接忽略」。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結束後,大家衡量經濟價值的標準相對提高,這類經濟價值極低的商品勢必一個個退出交易市場,消失在地球上。

 

呃...還是老話一句,有這麼嚴重嗎?

 東亞自動車年鑑 昭和15年 (91)  

我們要了解一個觀念,所謂「經濟價值低」不代表這種東西就沒有「價值」,常常是這件東西的經濟價值還沒完全浮現,表面上看起來只要一元兩元就能得標。82 元的運費對日本人來說根本是沒有感覺的,所以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結束以前,日本拍賣還是有許多人樂於購買 1 元起標的東西。這些東西,就算經濟價值後來沒有體現出來,但至少對於購買者還是有一定的實用價值。而且不管什麼東西,除非有保值性,不然放越久通常價值越高。舉個簡單的例子,現在一張 W222 S-Class 雜誌拉頁廣告可能讓人覺得沒什麼,但十幾年二十年過去後,現在若有 W126 當年雜誌拉頁廣告,多少都會讓人有點怦然心動吧!但不可能所有擁有 W222 S-Class 雜誌拉頁廣告的人都有辦法保存個二十幾年,這段期間當中通常會易主,而透過網路來找新主人是一個既經濟又實惠的方式,不過新主人也會評估入手的所有成本,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結束以後,單運費這一項就會爆增,多少提高了後手接續的門檻,所以吾人可以大膽推估,未來幾年之內,日本拍賣會少去這類表面經濟價值極低的東西。等到這些東西經濟價值出現之後,才會再出江湖,當然,身價也會不凡,提高潛在買家的入手門檻,尤其對於文物一類的保存,算是一件很不好的消息。

 

講了那麼多,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結束不結束是日本人的事情,我們又不是日本的一部份,跟我們有什麼關連呢?

 

各位想想,「因為經濟價值低微就認定沒價值」這種事情是不是天天在臺灣車界上演呢?

 DSCF3365  

摩托車,不知有多少政客想要消滅這萬惡的交通工具,偉大的胡強強市長打算要從臺中消滅燃油摩托車,某知名國立大學教授日前亦投書媒體,說自己學生有幾個因為騎摩托車身亡,葬送美好人生前程,故呼籲「在經濟許可的前提下,父母不要讓子女騎摩托車」這種顛三倒四的謬論。我身邊也有不少人根深蒂固的認定摩托車就是危險交通工具,尤其有些醫生從執業經驗現身說法,叫大家不要再騎摩托車,斷手斷腳的他實在看太多。

 

摩托車危險嗎?這個問題得看從哪個觀點切入。跟汽車比,摩托車當然危險;跟溜滑板比,摩托車似乎就不那麼危險,所以摩托車到底危不危險,很難有一個定論。然而今天在批評摩托車不安全的問題時,執論者常常忘記(或是故意忘記),騎摩托車的人,雖然摩托車本身,以及這些人本身,可能經濟價值(或創造的經濟價值)是不如開車以及開車的那些人,但我們不能否定,如果臺灣沒有這群騎摩托車的人在當經濟低層,為臺灣經濟結構打拼,為臺灣道路壅塞讓出自己的安全緩衝空間出來,哪有那些開汽車人的舒暢交通以及物質享受呢?可偏偏誰叫騎摩托車的人往往社會地位不如那些開車的,動不動就要被欺負。三不五時被汽車搶道、按喇叭不說,政客想到什麼就先拿機車族開刀,噪音、油耗、空污、違停、搶劫,摩托車通通都有份,卻不見那些提出政策的民代或者政客,有誰在騎摩托車上下班的,甚至我也很懷疑,那些指責摩托車哪裡不好哪裡不好的人,有幾個是每天得騎摩托車通勤的?

 

我自己有車開,但能不開車我通常會選擇不開(當然也有例外啦)。對我而言,開車是一種享受,但我覺得這種享受多少得犧牲掉別人的交通權益,而且還得花上更多油錢、稅金、保險、停車費、保養費。就算我開車在路上,能讓機車就讓。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那時我開著 MarkVI 這隻大怪物在車水馬龍的下班尖峰時刻趴趴走,停紅綠燈的時候,因為車身太大,不免會擋到後方騎士想要鑽車陣的動線,我看到前方機車停等區是空的,因為一旁有違停的車子擋在路肩,我就把車盡可能往反方向多少擠一點空間出來,後方摩托車也因此可以往前移動。第一台過來的是一台檔車,他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我,一副就是「開這種車的人怎麼會給機車讓路呢」?我自己常騎車,我知道騎士的觀點是什麼,他們想要的是什麼,我只是在開車的時候配合了一下。不過我也承認,自己騎車這麼久,擋在前面的雙 B、AUDI 願意這樣幫騎士製造縫隙的還真沒遇過幾回。

 

第二種處於經濟劣勢常常被強暴的,就是「老車」。

 DSCF9032  

基於「經濟價值」的觀點,所謂「老車」的定義指的是那些不會讓人想要花個六位數去買的車,壞掉就等著找高先生(單名一個「收」字)處理的車。

 

我自己經手過無數車禍案件,遇到這類車對方最常說的是「我只賠殘值」。這個問題又很好玩,「殘值」怎麼計算?大家都會拿出保險公司的對照表,基本上十年以上的車就當作沒有殘值。可問題來了,保險公司提供的數據,頂多算是「表面上的經濟價值」,但一台可以動的車,再怎麼樣都有移動、代步、遮風避雨的價值。今天把一個遮風避雨的移動工具給毀了,卻只願意賠償保險公司無所意義的「經濟價值」,讓人情何以堪?開老車上路的人,難道不是把買新車的錢投注在別的經濟領域,創造其他經濟發展的尖兵嗎?反而這些沒把錢砸在新車界、新古車界的人卻因此得在出交通事故時,被「經濟價值」四個字霸凌,好像說不過去吧!

 車禍 (13)  

我曾經寫過文章抨擊將老車扣上「污染」大帽子的說法(參老車就該死嗎?),其實,「老車=污染」的觀點,某程度也是著眼於「表面價值」,眼見老車排放的廢氣比較高而忽略製造一台新車所製造的污染與浪費的能源,就正中車商的下懷,不然哪來那麼多人去買新車呢?

 

人很容易被眼前所見的表面蒙蔽,尤其遇上經濟價值低微的事物,就更容易被經濟強勢的觀點給拉過去。最便宜的クロネコメール便的消失的確跟臺灣沒有什麼關連,直到現在,82 元的クロネコメール便已經陣亡多時,日本雅虎拍賣也是活得好好的,日本更沒有因此走向國力衰落。但不要忘了,這些都只是「表面」的現象。一份型錄、一本汽車雜誌乃至於一台車的價值,身為愛車的一份子,何必忍心就這麼以「表面功夫」去蓋棺論定呢?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