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騏」,真是一台充滿「傳奇」的車。


 


傳騏的開發故事,講個三天三夜可都講不完。眾所周知,傳騏用的是 Alfa Romeo 166 的車身結構去改造的,理論上開起來應該頗有 Alfa Romeo 的調調,不過實際上開起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開傳騏上路不會發瘋的應該也是人群異類了。


 


廣汽為何會跟 Alfa Romeo 扯上邊,當然是因為「廣汽菲亞特」這個投資案的關係,不過在合資品牌當中,廣汽菲亞特都還沒上路,卻先跑出個自主車型倒還是頭一遭。本來最早廣汽自主品牌是跟廣汽本田合作,也就是所謂的「廣汽理念」,不過廣本在合作案留了一手,讓廣汽理念的經銷權由廣本代理,如此一來,廣汽理念變成廣本的車系延伸,本田原廠也樂得將全世界的 CITY 零件拿來廣汽倒庫存,所以講白了「廣汽理念」只能說是「廣汽本田」的自主品牌,而不是廣汽的自主品牌。


 


有了被廣本拐的經驗後,廣汽當然想辦法盡可能的自己來。此時正好碰上菲亞特打算捲土重來,由於先前菲亞特與南京汽車因為南汽佈局能力太差而鬧得不愉快,菲亞特相中銷售能力很強的廣汽,廣汽就開門見山要了一組平台來開發自主車型,經過一番拉扯,因為廣汽想搞一台「大號」的自主車型,菲亞特也就把旗下最大的「絕版」平台 Alfa Romeo 166 賣給廣汽。由於廣汽自主車型必須趕在 2010 年廣州亞運之前上路,廣汽掏出了一大筆授權費用,也讓菲亞特感受到無比的「誠意」。


 


平台買過來之後,災難也就接二連三的開始了。首先車身外型設計就奠定這台車悲慘的命運。身為一台旗艦車,Alfa Romeo 166 不免讓人覺得頭燈與水箱罩太小家子氣,不過這種設計是有學問的。一般車身剛性結構是從 A 柱開始強化,但 166 的剛性結構卻是從前輪拱端開始,如此一來 166 擁有無與倫比的「葉子板剛性」(如果抓去現在的 IIHS 偏位撞擊應該可以把牆壁撞穿),卻也造成整台車的車頭受到嚴重擠壓。其實這種設計本來是要讓 166 成為一台「闔眼」車,不過因為 166 誕生於闔眼燈褪流行的 90 年代末期,所以 166 不得不把車頭設計得很扁。


 


這種源由,廣汽在買平台過來之後當然也很清楚,不過按照自主品牌開發的邏輯,確定外型是一件很重要的任務,通常是一次呈獻三張稿給領導勾選。廣汽設計室也不例外,為了讓 166 的扁頭造型可以脫穎而出,廣汽故意把兩個案子都設計得很扁很流線,唯一一個大車燈大水箱罩的就隨便亂劃一劃,希望誘導老大們能夠勾選扁頭造型。沒想到老大們一看到大車頭燈的版本二話不說就選這個了,廣汽設計團對一看昏倒,因為他們都知道災難要開始了。


 


果不其然,為了讓頭燈便大又不犧牲保險桿高度,廣汽得把車身剛性起點往後延,如此一來整台車剛性跑掉不說,又開始出現奇奇怪怪的異音以及動線偏差。但這時候已經離亞運會沒多久時間,沒閒工夫去管這個了。如此拼拼湊湊一年,勉強在亞運開幕式前一週拼出兩百台亞運會勤務車。接著就是整個設計團對每天燒香拜拜,祈禱這些拼裝車在亞運會期間不要出什麼差錯。


 


可能是上帝眷顧,這些車的確安然渡過了亞運會考驗,市領導也讚賞有加,廣汽才著手進行下一階段的量產工作。但是因為車頭的關係,很多問題還是沒辦法解決,直到後來真正量產之後,車門內總是會有無窮無盡的異音,而且整台車品質也是很不穩定。





事實上,那兩百台亞運勤務車與後來市售版本除了外觀以外,幾乎是兩款不同的車,亞運勤務車只能算是救急,廣汽開發團對後來花了很長的時間在重新設計,某程度可以說亞運會等於是實驗品,拿試驗車去當國際性比賽勤務車,廣汽在這點應該是前無古人了。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