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日記實際發生時間點是 2021/12/29~12/30>
話說每年年底都是把車牌領出來透透氣,順便把車修一修的時節,畢竟年底復駛要繳交的牌照稅燃料費很少,所以趁這時候領牌出來,也可以讓下次復駛延後三個月,不必到監理站驗車線報到。本來是打算拖到最後一天再把所有的車牌一次領出來,不過前一天想到,還是不要把事情壓在最後一天,提早一天把牌都領出來好了。

 

結果就這麼一念之差,果然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我把絕大部分的車牌在倒數第二個工作天領出來的傍晚 5 點多,忽然接到壞朋友的電話,劈頭就問 E36 敞篷車是不是在台南?我說是。接著又問可否商借出來拍攝影片,我說可以,正好這台車今天領牌出來,畢竟現在 5 點多,監理站也已經打烊。再來就是詢問拍攝細節以及價格,不過壞朋友卻對具體時間三緘其口。

 

我也不是第一天出來混的,對於這種具體時間保密到家的約拍,那只有一種可能的時間點:明天。果然,就在把其他條件都談妥之後,壞朋友才說是明天在北海岸一大早開工。那還真是好家在,有在今天把車牌領出來,明天一大早要在北海岸上工,明天再領牌肯定來不及。接下來就是,那車要怎麼弄上去?

 

很快就有兩個方案出來,A 方案是壞朋友自己從台北爬下來,然後把車開上去,拍完之後再開回來台南還我;方案 B 是我今天晚上開上去台北,然後可能就在台北跨年。A 方案看起來比較浩大,不過因為我是臨時接到通知的,我本來隔天在台南也有些事情,而且隔天還是 2021 年最後一個上班日,這一大票車牌可能繳回去監理站停駛,不然我的稅金燃料費得至少繳到 1/3,這樣我可得負擔一筆可觀費用。然而時間越來越緊迫,經過一番思考,我覺得還是方案 B 上陣,免得勞民傷財。於是趕緊把明天的工作交代一下,晚上直接殺上去台北。

 

不過這還是有一個風險,328iAC 上次開出門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這樣貿然開遠途,確實有些不確定因素。果然,在車庫裡發車前檢查機油尺,發現油位已經低於下限。然而底盤沒有油漬,排氣管也沒有卡機油,這消失的油究竟去哪裡已經不可考。首要之務還是先找機油添加到安全線,並且備妥機油待命。幸好保養廠還沒打烊,於是趕緊電話交代保養廠把我平常留的機油放在門外,我再開車過去。折騰一番後,順利拿到三罐機油,第一罐倒下去,油位已經到 1/3 的位置,剩下兩瓶帶在車上預備,接著就一路呸上去。

 

因為出發已經是八點多的事情,中途只有在車亭稍事休息,檢查油位發現完全沒有少,看來這關順利過關,也就在 11 點半開到台北。

 

隔天一大早五點半多就起床,到北海岸享受 13 度海風的滋潤,簡直是冷炸了。然而拍攝團隊也是一樣,甚至主角還是短袖上陣,令人敬佩。不過這麼一整天折騰下來,328iAC 的左前座快傾裝置已經故障,然後保養里程也到了,拍攝完之後直奔保養廠,看看椅背的狀況,然後順便做個保養。

DSCN4323.JPG

檢查椅背的狀況,發現是一個勾環已經脫落,而且只能換新沒法修理,可能還得訂做,所以先擱著

DSCN4324.JPG

機油卸下來還算乾淨

DSCN4325.JPG

油底殼的確乾巴巴的,真不知那些少掉的機油跑哪兒去了

DSCN4327.JPG

雖然是六缸車型,不過五罐機油也夠了

DSCN4328.JPG

順便把機油芯也換掉

DSCN4330.JPG

看了一下舊的油芯也是很乾淨,引擎狀況相當棒,平常有在維護,這麼臨時受命跑來台北順利完成任務,接著就是決定這個跨年要在哪兒...睡大覺囉~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