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過 S500C 的八缸引擎全開威力幾天後,新的挑戰又再度降臨。

 

其實這並不令我意外,畢竟這台 S500C 之前已經很久沒有好好開,依據經驗,這種車開上路沒多久就是耗材輪流壞,先前 190E 也是把可以炸的水管通通炸過一輪。因此雖然引擎已經修好,但我也不太敢開長途,就是在台北桃園這樣跑來跑去而已。

 

本以為第一個來揭竿起義的會是水管,但這幾天水管相安無事,也沒有組成工會來罷工的意圖,水溫更是穩到不行,讓人感覺是不是日本車,但好日子沒有維持太久。週末深夜從台北南下送車友回去林口,在高速公路定速 70 開在外側車道,才剛過三重沒多久,忽然車子底盤傳來不間斷的尖銳聲響,而且伴隨很像漏氣的聲音。我先把冷氣壓縮機切掉,但狀況沒有改善,接著把定速解除,這時候聲音去除了 1/3,但動力沒有受到影響,變速箱跳檔也正常,我也搞不清楚狀況,先撐到林口再說。

 DSCN7505.JPG

通過林口爬坡道的考驗,溜下去平面道路之後在路邊打故障燈檢查,一打開車門立刻聞到一股燒焦味迎面而來,但感覺不是機油一類的油性物質。打開引擎蓋之後味道很濃的衝出來,檢查引擎室裡面並沒有漏什麼油料出來,皮帶轉動也正常,但就是聽得到漏氣的聲音嘶嘶作響。把引擎熄火瞬間,可以聽到一個很明顯的硬性減速聲音,感覺像是皮帶惰輪有一顆已經中心變形,所以慣性變大導致一熄火就會過度把皮帶咬住,才有那種硬性減速的聲響。

 

重新發動之後,聲響依舊,但仔細觀看皮帶與惰輪的轉動,也都正常,沒有哪一顆特別慢或者變形,味道也再度飄現,可是不算明顯,我在想或許是二次廢棄循環那邊出問題,但我不確定,至少確定不是引擎或者變速箱本身的問題。因為已經是深夜時分,叫拖車來可能 S500C 會因為過了午夜十二點變回南瓜,只好先撐回去土城再說。這個自然是選擇平面道路,從林口體育大學接雙鳳回去。

 

這一段路幾乎都是下坡,而且因為深夜了,所以沒什麼車。這點很關鍵,因為再來發生了件可怕的事情。

 

彎進去青山路,開始長陡下坡,才進第一個彎道,忽然引擎室裡傳來「碰」一聲,不是很大聲,但震撼力十足,車子震了一下。我心想完了,不知道哪個東西爆了。在此同時,車也熄火,轉速表降到零,儀表燈全亮,我也只能靠慣性繼續往下坡溜去。

 

不過這時候我發現一件怪事,因為下坡彎道依舊,我轉動方向盤時卻毫不費力,且煞車也沒有變緊,所以動力輔助以及剎車倍力放大都正常。更厲害的是,兩秒鐘之後,什麼事也沒做的我眼睜睜看著引擎自己重新啟動完成,轉速表回到正常值,儀表燈全滅,或許是因為我持續在 D 檔而自己推發吧!但不管怎樣,至少引擎回來了,而且「碰」那一聲之後,引擎室持續傳來的聲響稍微又變小了點兒,高音頻率也有所改變。我嘗試踩油門,引擎、變速箱反應也都正常。

 DSCN7503.JPG

就這麼開到二省道,路邊終於有比較大的空間可以臨停。趕緊下車察看,發現燒焦味有淡了點兒,但依然從引擎室傳出,所以並不是排氣管有什麼東西忽然通了,而且這台 S500C 觸媒也老早拿去換錢已不復存在。為了以防萬一,我趴到地上,確認不是傳動軸把隔熱棉捲進去(這可是會火燒車的),味道集中在於引擎室下方。不過看起來那「碰」一聲已經算是打通關,應該可以撐到土城。於是繼續上路,一路戰戰兢兢,果然,最後平安抵達土城,人品算是有夠。

 

那,究竟這次是什麼問題呢?

    全站熱搜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