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在台灣西半部開車的朋友,面對西臺灣目前已經「綱舉目張」的橫向快速道路肯定不陌生,但是有時候要去某些快速道路,還得先從一高二高爬下去平面開一小段路,然後才能接上快速道路,相當不便。既然快速道路要聯絡東西兩側,為何有不少快速道路沒有跟南北向的一高二高做直接銜接呢?這種想法相信很多人都有,而底下這則新聞則更是集大成的把高公局痛罵了一頓:http://tw.news.yahoo.com/%E6%9D%B1%E8%A5%BF%E5%90%91%E5%BF%AB%E9%80%9F%E9%81%93%E4%BA%A1%E7%BE%8A%E8%A3%9C%E7%89%A2-%E9%80%A3%E6%8E%A5%E5%9C%8B%E9%81%93%E8%8A%B1%E5%A4%A7%E9%8C%A2-221055348.html,套一句阿扁的口頭禪:「有這麼嚴重嗎」?



舉個北部的例子,66 號快速道路東起觀音,西至大溪,中途有跟中山高銜接,但末端就故意不與二高接在一起,至少必須要經過兩個紅綠燈才能相互銜接,實在挺不方便的,難道是高公局蓋到一半沒錢所以來個「半套」嗎?72 快速道路就是硬生生的從上面穿過一高二高然後裝作不知道,難道高公局那些人有這麼笨嗎?其實「在官言官」,對於主管機關而言如果設計當時多開些交流道,工程款可以追加更多,下面油水撈更多,再怎麼笨也不會跟自己的利益過意不去吧!所以這種設計根本就是「故意的」。


 


故意?沒錯,就以上面 66 快速道路為例子,每個在北部開車的都會有個慘痛的經驗,那就是北上一過 66 快速道路匝道之後開始狂塞,尤其上下班尖峰時刻,簡直是動彈不得;南部這邊就以國道 10 號鼎金系統為代表,每次經過這裡就是一場鬥智鬥力的肉搏賽。原因很簡單,就是台 66 與國 10 的東西向車流太大,一下子湧進湧出高速公路根本承受不了,像鼎金的北上匝道(中山高要銜接鼎金系統)根本就是個死亡陷阱,每次車流至少都排上一公里,外側車道只要有敗類搞「最後一秒鐘」切出口,很容易導致後方車追撞,我自己就親眼目睹很多次「真人表演」,總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設計出來?



其實台 66、台 72 也就是基於這樣的邏輯「故意」不跟國道直接相連,當初高公局在評估車流時就有發現,如果直接跟中山高銜接,容易發生像鼎金系統那樣的危險出現,才逼駕駛者必須下交流道繞一下。大溪那邊如果直接與二高接上去,二高肯定會爆掉,尤其龍潭到大溪路段早就已經在尖峰時刻開放路肩,而大溪再往北一直到國二匝道中間幾乎沒有路肩,將台 66 的車流直接引上去,肯定會引發停車場般的大塞車的。



那麼為什麼新聞上面說高公局現在在「亡羊補牢」的規劃與一高二高的匝道呢?這還不都是萬惡的官員與民意代表?何智輝主政苗栗期間,不知道宣揚了幾百次要台 72 線開個交流道給高速公路始終沒有成功,現在這個任務終於給拆除大隊縣長給逼出來(或許高公局怕哪一天員工旅行原來之後發現辦公大樓被拆了吧),如此除了可以讓地方父母官或者民意代表宣揚政績,必須徵收的土地又有一定的操作空間可以玩,何樂不為?更離譜的應該是西濱,一開始高公局規劃立體十字路口,卻被當地民意代表杯葛,逼公路總局改為平面交叉,形成很荒唐的「快速道路得等紅綠燈」現象。等到當地居民被撞死一堆之後,又有民意代表把平面交叉推給公路總局,幫當地居民「爭取」立體交叉,然後再花一堆錢去改造,一前一後的民意代表通通都有政績宣傳,真是何樂不為?


 


臺灣這幾年景氣差歸差,但路上塞車的程度是越來越嚴重,再怎麼不景氣也是得開車出去,但臺灣島內人口過度集約,要解決交通流量移動問題,現在又多了媒體這一關得過,路政主管機關的位置可真是越來越難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ELSIOR.C@ME 的頭像
CELSIOR.C@ME

CELSIOR's Automotive Saloon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ardy
  • 72號快速道路往大湖方向從銅鑼交流道之後的交流道全部都是紅綠燈.....而另一端往後龍方向都是立體交叉卻在最末一兩公里處硬是右彎接上台一線而不是西濱公路.....只能說是政府的"天才"設計了...<br>
    [版主回覆09/17/2013 10:17:00]這種設計的確很天才,西濱公路的車流根本不會被 72 快給擠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