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的壓縮機已經沈睡了四年。當時是日本車友來臺灣的時候,從烏山頭水庫往臺南前進的路上,忽然聽到引擎室傳來「克拉」一聲,然後就不斷有悶悶作響的聲音,停車檢查發現壓縮機已經幾乎咬死,而因為國內壓縮機材料不好找,國外壓縮機雖然便宜,但運費比壓縮機本體貴上兩倍,反正車也少開,所以這一丟就是四年沒冷氣。

 

前一陣子林肯放風到保養廠晃晃,遇上一位老材料行,直說他店裡面還有這車的零件,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問對方這壓縮機還有沒有。不愧是經驗老到的傢伙,對方一眼就看出,這台 MarkVI 的壓縮機根本不是原廠的,所以建議我直接去比對或者直接修理,這樣比較快。既然對方都這麼建議了

DSCF9765.JPG

那就先把原車上的壓縮機拆下來,送到老字號壓縮機店比對,並且把管路做封存

DSCF9767.JPG

過幾天之後

DSCF9766.JPG

壓縮機廠那邊說,因為沒有比到合適的,就直接進行維修,換掉裡面的軸承與碳刷,給予保固一年,這樣也好。答應後兩週就把整理好的壓縮機寄過來

DSCF9769.JPG

打開封存的冷氣管路,馬上就遇到第一個問題:膨脹閥。照理說冷氣停用這麼久,膨脹閥肯定是要換的,然而因為管路放太久,膨脹閥在裡面卡死,硬拉的結果就是碎裂,光清理就搞了一個上午

DSCF9771.JPG

因為實在是沒力了,中午時間抽空跑去定期驗車換換心情

DSCF9810.JPG

處理好膨脹閥後,壓縮機順利安上去,下午來灌冷媒

DSCF9812.JPG

久違的冷風從出風口送出,那種感覺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DSCF9817.JPG

兩台當代旗艦車褶褶相應

DSCF9822.JPG

再灌上冷凍油

DSCF9995.JPG

當初冷氣壓縮機壞掉後,是直接把壓縮機開關斷路,皮帶繼續跑。但後來在開上臺北時,同一條皮帶經過的二次循環軸承也壞了,這時候就乾脆把皮帶給抽出來。現在要裝壓縮機,二次循環卻沒有材料修好,正當苦無對策時,老字號修車廠想出了一套怪招:皮帶反背。首先把二次循環的惰輪排除於皮帶行程,再來就是把原先正放的皮帶,在經過中央調整惰輪時變成反放,如此皮帶雖然行程改變,反正去比對一下差不多的就可以用,卻又躲過二次循環軸承的問題,真是神招

DSCF9997.JPG

冷氣測試了一段時間,發現高壓太高,飆破 200!

DSCF9999.JPG

這時開始懷疑是不是壓縮機散熱不良,這才想起當初 MarkVI 有在車頭裝強制風扇

DSCF0001.JPG

不過管線已經斷開許久

DSCF0002.JPG

只好慢慢找,慢慢接上去

DSCF0007.JPG

光是區分到底哪條是正極哪條是負極就花了許多功夫,早年根本沒在用顏色線去標記,都是有什麼線用什麼線

DSCF0011.JPG

釐清線路後開始處理

DSCF0013.JPG

裝上新的接頭

DSCF0014.JPG

嘿~風扇開始轉了,但另一只還是沒轉

DSCF0015.JPG

測一下電壓,另一只有過電,或許要溫度夠才會開啟

DSCF0022.JPG

此時高壓已經降到 200 以下

DSCF0024.JPG

冷氣溫度也只有七度,看來是完工了

DSCF0032.JPG

跟著美麗的夕陽一起打道回府吧

創作者介紹

CELSIOR's Automotive Saloon

CELSIOR.C@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